• 退潮全文在线小说主角温知予顾谈隽

    时间:2022-11-24 17:31:16    作者:程与京    来源:812

    小说简介:温知予顾谈隽是《退潮》里的主角,作者是程与京,小说主要的讲的是:他肯定就说了。啊什么啊,他刚刚说的难道不是人话,这么难懂?顾谈隽眉头稍挑,没重复刚刚的话。温知予回神,连忙说:“是。”“拉投资的?”&...

    退潮全文在线小说主角温知予顾谈隽

    温知予没想过他会和自己说话。

    确切来说,是不确定他是在和自己说话。

    像声音太真实以为是自己耳背,前两秒她没动,怔了那么一会儿才试探着转头回视,顾谈隽疏淡的眼正盯着她。

    他做什么从不掩饰的,要讲话就讲,要笑就笑。

    张扬处于天光下,毫不遮掩。

    可和他比起来她就像极端。

    哪怕是听见了声想回头,也胆怯、犹豫,动作仿佛固化,那点慢动作在顾谈隽眼里跟多年没上过机油的机械。

    “啊?”

    她开口,轻轻发出一个音节。

    要这是顾谈隽的朋友,他肯定就说了。

    啊什么啊,他刚刚说的难道不是人话,这么难懂?

    顾谈隽眉头稍挑,没重复刚刚的话。

    温知予回神,连忙说:“是。”

    “拉投资的?”

    “嗯……是找人谈事。”

    顾谈隽又睨了眼她手里的文件,略微懒倦地侧了侧头:“开公司的吗。”

    “也不是。”

    温知予声音挺小的。

    创业不敢说,知道这儿都是大佬,她那小工作室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公司,和面前他拥有的资本比起来天上地下。

    她想到他刚刚那几个字。

    做游戏的,好像确实是。她也不过是个喜欢游戏、搞原画的设计师罢了。

    顾谈隽很快收起视线,嗯了声:“游戏挺难做的。”

    她也跟着嗯了声。

    空气再度沉默。

    温知予的站姿更加拘谨,双手捏着文件夹,站得比那些前台小姐还标准。

    顾谈隽再次瞥了眼。

    他突然开口不是因为别的,就是原先也稍微了解过游戏这个行业,当时有点兴趣。不过兴趣到底是兴趣,因为不是他常涉猎的领域也就放弃了。

    这是他头一回见着搞游戏的女孩子,昨天去科技会也见到了,今天又来谈合作,亲力亲为,倒是勤恳。

    况且能连着两天碰着,也是缘分不是么。

    前台把烟递过来,说:“顾先生,您的Marlboro。”

    冰蓝色外壳,全英文字母。他抽出一根烟拿打火机点上,微苦的烟味散出,飘到了温知予那儿。

    并非传统香烟刺鼻的味,夹了一丝冷调的涩,像特别含义的小众香水。

    隐约带了点他身上的气息——

    温知予也不知道他身上是什么味道,她从没闻过,也没敢幻想过,但那一刻脑海莫名就闪过了这个想法。

    这种认知叫她肩膀和感知都无意识放紧了些。

    顾谈隽察觉了出。

    意识到公众场合会有人不喜欢烟味,他又把烟给捻灭了。

    越茜拿着酒娇俏地回来,说:“顾先生,这酒还挺沉呢。回去趁着雨幕小酌两杯肯定很有氛围。”

    上边在打牌,那么一大群人,偏偏话让她说出来跟俩人有什么关系一样暧昧。

    顾谈隽问:“跟谁喝?”

    越茜眼底跃跃欲试。

    顾谈隽像猜透,道:“我可没那心思。”

    越茜只能嗔道:“我还没说呢。”

    顾谈隽上去了,又是随着一声声礼貌谦逊的顾先生渐远,在这样奉承刻意的环境里。

    温知予终是没忍住抬眸看了一眼。

    楼梯上,男人背影清瘦,白色衬衫,笔直的腿,手抄在口袋里,比例无暇得跟海报里走出来的人物,什么套在他身上都格外有格调。

    和记忆里处于人群中意气风发的少年一致。

    只是,多年后的他更成熟些罢了。

    年轻娇小的女人跟在他身后,踩高跟鞋的样子像什么出身世家的贵家小姐。

    她心里泛酸了些。

    顾谈隽身边从不缺人,她知道的。

    不管高中还是现在,成群结队的一伙人里,他总是站在最中间最众星拱月的那个。

    朋友多,喜欢他的、找他的女生也就多,原来校花专门去他班级找过他,也有隔壁二中的女生专程跑来看他。

    看那个常年霸占三十二中年级第一的人到底多有魅力。

    刚刚那个女生真好看,应该是他新女朋友。

    也只有那样会撒娇、能俏皮的漂亮女生才有能力做他身边的人吧。

    温知予压着心中思绪,望外面的雨。

    他和她说过的话每个字在胸腔滚动。

    ——你是做游戏的?

    或许,这是这么多年后他和她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  明知是浮梦,却叫人回味,甘之如饴。

    “你和那个女生认识呀?”上去后,越茜主动问。

    其实拿酒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,他和对方搭话,虽然面上一如平常没什么表情,但两句话肯定是说了。

    陌生女孩子,能叫他主动搭话的,头一次见。

    顾谈隽说:“不认识。”

    “那是……”

    这句试探顾谈隽没回。

    手里捏着烟盒,指尖无趣地轻弹着卷起的边玩。

    想做什么哪要理由,他也懒于什么都跟人解释,挺倦乏多余的。

    话落到地上没人接。

    越茜后知后觉意识到尴尬,闭了嘴。

    她本来就是一群人里突起心思说要跟着他下去,顾谈隽说买烟,没拒绝她才跟上,其实本质上和他之间隔着鸿沟,并非处于同场聚会就能抵消或是短时间拉近关系的。

    越茜进去后,热络透过虚掩的门而出。

    大堂经理没走,顾谈隽问:“刚刚那女生,李阳荣把她给拒了么?”

    对方拿着iPad,立马去翻备忘录,说:“啊,这个不清楚,只知道是书香厅那边的客人,她是半路过来的。”

    这些顾谈隽都知道,只是问问。

    半路过来,还等了这么久。

    顾谈隽思索。

    无关其他,只是想到她拿着资料那样倔强着等的样子。

    人总有些共通性。

    或拼搏,或贫瘠,总想往上爬。他是不缺什么资本,但为了事业倔强坚持的样子,莫名引起共鸣。

    顾谈隽猜她在等车。出租车或朋友,要是后者,也不会那样无助憔悴的样子,所以大抵是前者。

    可这儿本就偏远,更别说现在在下暴雨,她这样等,哪怕等到后半夜去也等不来一辆车的。

    他说:“我们隔间好像还有空,实在不行,叫她去坐着等吧。”

    经理讶异:“可以吗?但您不是刚包下那儿……”

    这儿包间时价可是上千起步的。

    顾谈隽:“没事,我们暂时也不过去。”

    不知道一小姑娘怎么那么能站,到现在几小时了,看着都累。

    暴雨一直不停。

    温知予的手机已经连续给她发了三条城市暴雨预警。

    温知予在给姚卉发消息,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办了,想多开两百专门叫网约车,不管怎么样,能把她送回市区就好。姚卉和她说要不再等会儿谭丰。

    可温知予问了,对方到现在没回消息。

    她有点无奈,给姚卉开玩笑:[我感觉自己好像给老板送资料的小职员,做完事情,之后就自找事干。

    姚卉说:[他算个球的老板,回头把谭丰给扁一顿,没下个定论就喊人干什么呢,闹什么眼子呢。下次你也别亲自去,他自己搞商务的,自己提前做好功课。

    温知予其实不怪对方,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事业拼搏,着急的心能理解。

    就当创业初期一起吃的苦吧。

    正说着,前台过来了,礼貌着说:“小姐,咱们休息间有位置坐,现在暴雨难行,如果您没有朋友接的话就去包间等吧。”

    温知予捏着手机的动作有些迟疑。

    这儿是商务区,可能是来这儿的基本早已预约包间,所以前台未设休息座。不远处倒是有个位置,只是已经有人坐了很久在用电脑。

    温知予没消费也没干嘛的,一直站这儿就挺尴尬窘迫了,没想人家会这么贴心。

    她说:“没事的,我准备快走了,已经在约车了。”

    对方说:“没事,可以去坐着等的,您等网约车来也需要时间。”

    温知予腿确实有点麻。

    可没想到这里服务这么好,她都没有消费就这么关心客人。

    对方贴心周到,她就没多推,说:“那谢谢了。”

    过去才知道人家安排的是隔间,那种全落地窗,自动式区域。不仅陈设高端,桌上还有顶级茶饮以及各种水果。

    温知予有点惊讶,说:“我真的能坐这儿吗?”

    如果她没看错,这种包间一般是需要预订的,也就是那种精英人士喝茶谈事的地方。

    对方淡笑:“是的。”

    牌场,顾谈隽肩膀斜靠,左手虚搭在边沿,丢了一张二万出去。

    庾乐音说:“听说你刚刚行了个善事啊,找了个地叫刚刚罚站的那姑娘去休息了?”

    庾乐音嘴就这样,见过两次,在他印象里那女孩已经归属为罚站乖乖女了。要能再见,估计都能调侃着喊对方一声上次罚站的那妹妹。

    顾谈隽道:“反正是已经开了的房,坐俩小时也没什么。”

    “平时不像这种慈善家。”

    “那像什么?”

    庾乐音笑眼看他,故意拖长尾音:“像……女人眼里的芳心纵火犯。”

    顾谈隽扯唇笑。

    不过,对方那张青涩干净的脸确实从脑海里闪了过去。

    柔和的脸,拘束的样子,跟他说话都小心翼翼一个字一个字的,甚至,说了几句话她好像从没抬眼看他。

    太奇怪。

    他想不通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。他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吓人的怪物叫人见了就要退避三分。

    倒像是,知道是他,所以忐忑。

    思绪如静电忽闪。

    他说:“不过确实。”

    庾乐音:“?”

    顾谈隽挑起眸,问:“那女生,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?”

     

    关键字:

    退潮小说
    酷安文学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