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546154》傅景琛沈言欢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

    时间:2022-11-24 18:01:18    作者:不糊涂    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小说主人公是傅景琛沈言欢的小说叫做《546154》最新章节在线,是作者不糊涂创作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。然而推开门,客厅内一家人其乐融融聊着。里面傅芃芃甜腻的撒娇声响起:小叔,你终于舍得回家了!...

    《546154》傅景琛沈言欢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

    第一章

    枫城。

    鸣济大学的洗手间里。

    一大桶冷水从头顶泼下来,将沈言欢浑身都浇透了。

    “一条借住在我家的哈巴狗,老实待着吧你!哈哈哈……”

    门外,傅芃芃得意的笑声越来越远。

    冰冷的水侵入肌肤,冷得沈言欢牙关轻颤。

    但她只能徒劳地将自己抱紧,仿佛对这种事习以为常。

    三年前,她遭遇一场车祸,失去双亲,她寄住在世交的傅家。

    自此她从云端跌落,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……

    从学校洗手间被放出来,已经是一小时以后。

    她拖着一身淋湿的身体回到临江别墅。

    又在门口顿了顿,用冻僵的手指将湿透的头发梳理整齐,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。

    然而推开门,客厅内一家人其乐融融聊着。

    里面傅芃芃甜腻的撒娇声响起:“小叔,你终于舍得回家了!”

    沈言欢呼吸一紧,目光立刻落向坐在中间的男人。

    视线中,男人俊朗帅气,嘴角笑意最会蛊惑人心,一瞬抓紧了沈言欢的心脏。

    傅景琛,傅氏集团的总裁,傅芃芃的小叔,她偷偷喜欢了三年的人。

    他……终于回来了!

    “言欢,你怎么才回来?”

    傅母的一声问候,让众人的视线一并朝沈言欢看来。

    愣怔间,男人与她的视线有一瞬交汇,他略微挑眉:“怎么?不认识了?”

    沈言欢心跳漏了瞬,抑着微颤嗓音:“小叔。”

    搬进临江别墅的第一天,傅母就指着傅景琛对沈言欢说:“虽然你只比景琛小七岁,但还是跟着芃芃叫小叔吧。”

    这一喊,便是三年。

    傅景琛淡淡应了声,再看向她狼狈的一身:“你身上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见坐在沙发上傅芃芃一脸淡然,沈言欢只能搪塞:“下雨了,没带伞。”

    然而男人什么也多问,淡声嘱咐:“晚上还有宴会,别耽误大家的时间。”

    “知道了,小叔。”

    沈言欢点点头,回到自己房间。

    一条粉色蓬蓬裙就搭在椅背上。

    这条裙子,她记得是上次宴会傅芃芃已经穿过的。

    沈言欢神色一暗,拿起裙子进了浴室。

    商界的名利场,傅家每每都会带沈言欢参加,做足表面功夫。

    但她也识趣,跟着傅家人来到现场后,就待在角落,看着傅家人会面朋友。

    宴会上,觥筹交错。

    不知不觉的,沈言欢的眼睛又转到了被众星捧月的傅景琛身上。

    许久不见,男人贵气凛然的样子,好像跟自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……

    沈言欢自卑地挪开眼。

    几分钟后,她余光里突然出现一双皮鞋。

    沈言欢诧异地抬头,发现傅景琛正站在她左侧:“怎么了?叫你几声了都没听到?”

    “小叔对不起,你刚说什么?”沈言欢急忙道歉。

    没人知道,她的左耳在那场车祸里留下点后遗症。

    “算了,没什么。”

    傅景琛见她手里端着酒杯,问适应生要了杯牛奶:“你还小,别喝酒。”

    这回沈言欢听清楚了,心里划过一抹暖流。

    “谢谢小叔。”

    好像这一点温暖,就足够让她满足……

    沈言欢动了动唇,想要再和傅景琛说点什么。

    傅芃芃却走了过来,挽上男人的胳膊:“小叔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    “嗯。”傅景琛淡淡应了一声,任由傅芃芃拉着自己离开。

    沈言欢到嘴边的话不得不咽下,看着远去的两人,小心握紧了手里的杯子。

    试图把杯子上属于傅景琛的体温留得更久一点。

    宴会将近持续到十二点。

    回到临江别墅。

    沈言欢褪去一身疲惫走到自己房间,看到傅芃芃正一脸不善地等在门口。

    还未来得及说话,一记耳光已经扇到了脸上。

    清脆的巴掌声里,傅芃芃语气讽刺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配勾引我小叔?”

    第二章

    沈言欢猝不及防之下撞到了墙上。

    她拂过发红的脸,强压情绪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    傅芃芃声音狠厉:“不要以为你住在这里就是傅家人了,你迟早要滚蛋,以后离我的家人远一点。”

    说完后,她的眼光刀一般在沈言欢身上剜了一下,这才转身离开。

    沈言欢捂住红肿的脸,无力地推开门回到自己房里。

    微黄的灯光亮起。

    沈言欢的视线落到桌子上的照片,眼前漫起一层水雾。

    那是她和父母唯一的合照。

    曾经的沈家也是枫城有名的企业,她也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公主。

    可一切都随着车祸灰飞烟灭了……

    沈言欢注视着镜框里父母慈爱的脸,眼眶又热了起来。

    不大的房间内,慢慢响起了小声而委屈的呜咽。

    “爸、妈,我真的好想你们……”

    沈言欢紧紧抱着相框,想念的家人,只能依靠这一点慰藉取暖。

    翌日清晨。

    沈言欢一醒来就感觉头昏脑涨,鼻子也堵塞。

    从抽屉里翻出两颗感冒药,就着冷水喝了。

    走出临江别墅的时候,正好看到傅芃芃坐上傅景琛的车:“小叔,我们走吧。”

    想到昨晚傅芃芃的话,沈言欢垂下头准备去坐公交车。

    倏忽,车窗缓缓落下来,露出傅景琛无可挑剔的脸。

    “上车。”

    沈言欢有点受宠若惊。

    傅景琛扫过沈言欢错愕的脸色,加重了语气:“还要我给你开门吗?”

    沈言欢生怕他反悔,忙垂眸道谢:“谢谢小叔。”

    开门坐到后座上。

    副驾驶上,傅芃芃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。

    豪车缓缓驶出临江别墅。

    沈言欢假装看着窗外的风景,余光却不自觉地透过后视镜里看傅景琛的脸。

    她心跳慢慢加快,没想到偷看的举动正好被傅景琛抓包。

    男人单手握着方向盘,没由来问:“你和芃芃是同班吗?”

    沈言欢心快了一拍,小声应:“嗯。”

    傅景琛语带温柔:“她一向调皮,你帮我好好看着她。”

    对傅芃芃这个唯一的亲侄女,傅景琛几乎付出了自己十足的疼爱。

    而这些,何尝不是沈言欢做梦都想要的温柔。

    沈言欢浅声‘嗯’了下,心里说不出的羡慕和苦涩。

    到达鸣济大学。

    下午,沈言欢走出教室时,一眼就看到一个高挑的男孩倚在墙边。

    是沈骞泽。

    金融系的高材生,鸣济大学的校草,也是傅芃芃的男朋友。

    沈言欢假装没看到他往前走,可眼前一花,修长的身影拦在身前。

    沈骞泽语气带笑:“怎么每次看到我都躲?”

    整个学校谁不知道沈骞泽纨绔脾性,沈言欢一点都不想跟他扯上关系:“我还有事。”

    说完匆忙就想走。

    谁知沈骞泽亦步亦趋地往她左边移了一步:“傅芃芃呢?”

    沈言欢语气无奈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  沈骞泽问她:“你们不是住在一起?”

    沈言欢答不出来。

    沈骞泽闷笑一声,将一个纸袋递过来:“帮我把这个交给她。”

    沈言欢原本想拒绝,可想到沈骞泽不会罢休。

    她悻悻接过,沈骞泽也主动让开了一步。

    “谢了。”

    听他笑声响起,沈言欢头也没回,如获大赦般跑走了。

    临江别墅。

    沈言欢拿着沈骞泽的纸袋,想要去找傅芃芃。

    可透过半掩的门,她刚好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傅景琛。

    沈言欢脚步一顿,接着就听傅芃芃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:“小叔,我真的好讨厌沈言欢!”

    房内傅景琛神色自若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 “自从她搬到这里,我什么东西都要被她抢走一半。”

    傅芃芃凑到傅景琛身侧,有些不服气地说:“连小叔你也是,对沈言欢还那么温柔。”

    沈言欢握在门把上的手不由得握紧。

    下一秒,她就听见了傅景琛的回答:“放心,她跟你比不了。”

    第三章

    沈言欢搭在门把上的手无力地垂下,苦涩在口中化开。

    在傅景琛的心里,她不过是个暂住在傅家的陌生人罢了。

    她收起心情走进客厅,正好对上傅景琛毫无波澜的眼睛。

    仿佛刚才听到的话都是她的幻觉。

    沈言欢故作自然地把纸袋递给傅芃芃:“沈骞泽让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    傅芃芃接过一看,脸色骤变:“我给沈骞泽的东西他都还回来了?”

    她不由分说地拿起电话,想给沈骞泽打过去。

    可对方却把她拉黑了!

    傅芃芃又难堪又气恼,看见站在面前的沈言欢,更是将纸袋狠狠砸到她身上。

    “是不是你教唆的?否则他为什么要你转交?沈言欢,你是存心不让我好过吗!”

    沈言欢避之不及,额头瞬间被砸红了。

    客厅顿时乱作一团。

    面对傅芃芃的打骂,沈言欢只能强忍。

    直到傅景琛抓住了傅芃芃扬起的手:“冷静点。”

    傅芃芃情绪一下破防,埋到傅景琛的怀里放声大哭。

    从始至终,傅景琛没有看沈言欢一眼。

    沈言欢僵硬的站着,额头上越发刺痛起来。

    将傅芃芃送进房间后,偌大的客厅里,只剩下两个人。

    傅景琛扫了一眼她额上的伤口,找来药膏给她:“芃芃心情不好,你别跟她计较。”

    沈言欢握紧药膏,心里涩意蔓延。

    她何尝听不出傅景琛话里的维护,连道歉都不让傅芃芃开口。

    “我不会的。”她轻声说。

    因为傅芃芃心情不好,别墅里几天都陷入了低压。

    沈言欢在厨房帮忙,傅母和傅父的对话却从客厅清晰传来。

    “最近芃芃是怎么老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?”傅父忧心忡忡地问。

    “还不是你!”傅母语气不免埋怨,“自从三年前你把她接回来,咱们这个家就没一天安生过!”

    一字一句狠狠戳进沈言欢心里,她动作不由得一僵。

    这时,就听傅父警告道:“你小声点!”

    客厅里的争执这才停歇。

    窗外冷风入面而来。

    沈言欢胸腔的窒闷许久才得以舒缓。

    等她收拾完上楼,却又在楼梯间撞上了刚从傅芃芃房间走出的傅景琛。

    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住脚步。

    迎上男人深邃的眼,沈言欢紧张得喉咙有些发干:“小叔……芃芃怎么样了?”

    傅景琛没有回答,只说:“最近这段时间,不要去找她。”

    听到他话里的警告,沈言欢心里一涩。

    擦肩而过时,她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勇气,忐忑问道:“小叔,你希望我搬出去吗?”

    话音刚落,她又立刻后悔了。

    她不敢去看男人眼的神情,更害怕听到他的回答。

    就在僵持之际。

    傅景琛温润的声音却钻入耳畔:“早点休息,不要多想。”

    心里的忐忑一瞬被打散。

    沈言欢错愕抬眼,却只能看见男人离开的背影。

    因为这一句话,她一夜无眠。

    周末。

    沈言欢稍微起晚了一点,下楼时发现傅母正在客厅里摆着果盘。

    一看到她就唤道:“言欢,今天有客人要来,过来帮忙。”

    沈言欢依言,走到傅母身边。

    恰逢推门声响起,沈言欢闻声回头,神情一怔。

    就见傅景琛牵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,向众人介绍——

    “白以晴,我的女朋友。”

    关键字:

    546154小说
    酷安文学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