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酷安文学

    乔盈雪湛霁华全文免费阅读(乔盈雪湛霁华)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读

    时间:2023-03-27 17:53:59    作者:湛霁华    来源:812

    小说简介:乔盈雪湛霁华是著名作者湛霁华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。书中情节起起落落,扣人心弦,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。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!来,乔盈雪连忙冲上前:“医生,我弟弟他怎么样?”那医生摘下口罩,沉痛道:“对不起。”三个字狠狠...

    乔盈雪湛霁华全文免费阅读(乔盈雪湛霁华)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读

    她又愣了几秒才接过牛奶,沙哑着喉咙开口:“傅先生,心阳会没事的对吗?”

    “啪——”话音刚落,还没等湛霁华开口,手术室的灯变成绿色。

    医生走了出来,乔盈雪连忙冲上前:“医生,我弟弟他怎么样?”

    那医生摘下口罩,沉痛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  三个字狠狠砸在她心上,砸得她整个世界崩塌。

    “不会的,心阳还那么年轻,不会有事的!”

    忽然,她抓住医生的手苦苦哀求:“求求你医生,救救他,求求你……”

    医生任由她拉着自己,一言未发。

    那盖着白布的手术床从里面推出来,乔盈雪的眼里便只剩了那戮心的白和惨烈的红。

    她控制不住的发着抖,伸出手却什么也没抓住,下一刻,她竟软软的倒了下去!

    一天后,太平间走廊外。

    相关人员来做笔录。

    “温小姐,你弟弟出事的地方离你工作的地方不远,但那里没有监控,只有路人说是一辆红色超跑撞了你弟弟,逃逸了。”

    乔盈雪一身黑衣,眼神也似死了一般。

    她轻轻问:“抓到了犯人,可以判死刑吗?”

    对方都被她问得愣住了,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说:“温小姐,这个……恐怕……很难……”

    一句逃逸,一条人命。

    死亡便是这世上最残忍的分别。

    乔盈雪已经流不出泪了。

    在她的身后,湛霁华垂着眼没有说话,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离开。

    或许是因为她让他想起一个人,想起那个在他八岁时,便因为丈夫出轨而车祸身亡的女人。

    等调查案子的人走后,他才走到乔盈雪身边。

    “我送你回家。”他不知道自己此刻声音竟称得上温柔。

    乔盈雪一愣,似是没想到他居然还在这儿,随之才呐呐的说:“家……我没有家了。”

    “只要你自己还在,就能给自己一个家。”

    他的话好似一剂强心针,乔盈雪的眼神总算看起来不再灰暗得让他心烦。

    将乔盈雪送到家,湛霁华不耐烦地拿出手机,看到乔娅打过来几十个未接电话。

    他转头朝别墅驶去。

    “陌庭!”一见到他,乔娅就冲上来抱着他哭了起来,“我闯祸了怎么办,我不是故意的,是那个人他自己冲出来的,我刹车失灵才不小心撞上去的!”

    湛霁华眉头一紧,将她拉开。

    他忍着将沾了她眼泪的衣服丢掉的冲动,冷冷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乔娅哭得梨花带雨,委屈道:“昨天晚上……黎波酒店附近,我撞到一个人,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
    黎波酒店附近的车祸……是乔盈雪的弟弟!

    第五章 眼泪如花

    “我安排你出国。”

    乔娅眼神一紧,要是出国了,她还怎么嫁给湛霁华!

    她张了张嘴,看他脸上隐有怒意,又什么也不敢说了。

    湛霁华打了助理电话,电话刚接通,他便冷冷开口:“尽快安排乔娅出国!”

    电话那头的助理连忙应声:“是,不过这边刚接到消息,老爷子他……”

    “说!”

    “老先生心脏病发住院了!”

    医院病房。

    湛霁华站在门口,还没开门就听见一个女人在爷爷床边哭哭啼啼。

    不用猜也知道,是他那个后妈蒋依枝。

    看见湛霁华,蒋依枝就哭得更是厉害了:“爸,你要为我们陌城做主啊!湛霁华派人将他带走,到现在下落不明,那可是您的亲孙子啊!”

    见蒋依枝这个样子,湛霁华表情一分未变,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失去母亲,被她搓揉,无家可归的小孩。

    他淡淡道:“前阵子蒋小姐送我的大礼,我很喜欢,所以原样回赠给了你的儿子,怎么,你不喜欢?”

    蒋依枝又气又急,恨不得把他生吞了!

    “咳咳——”床上的傅老先生摆了摆手道,“你先出去吧,这事我跟陌庭说。”

    蒋依枝狠狠看了一眼湛霁华,推门出去。

    傅老先生看着湛霁华,却是表情严肃的说起另一件事:“你跟心宁的事情打算怎么办?”

    湛霁华面无表情,语气冷淡:“我不会娶任何人。”

    女人这种东西,天生会做戏,就算是原本心地善良,也会在触及自己利益时变得愚蠢而恶毒。

    傅老先生心里悲凉,却只能怪自己生了个不是东西的儿子。

    娶了一个还要招惹一个,两个女人斗得你死我活,还要连累他的孙子。

    他老泪纵横:“我快死啦,算是管不到你了。但你想要我手里的股份,那就要和心宁结婚!等你们结婚三年,股份就自动归你!”

    病房外,蒋依枝听得一清二楚,她死死的攥着手,眼里是狠辣的光。

    天空下着雨,冰冷的,无情的。

    乔盈雪轻轻抚摸着温心阳冰冷的墓碑,他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将手里的花放在他墓前。

    最后放下花的,是一个苍白而摇摇欲坠的小姑娘。

    乔盈雪知道她,弟弟的手机壁纸便是**的这个小姑娘睡觉的样子。

    也许仓促的青春真的能开出鲜红的花朵。

    可这一切已经戛然而止,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  墓碑照片上,温心阳温柔灿烂地冲她笑着,那雨水却在他脸上留下点点泪痕。

    弟弟走的时候,会很痛吗?最后那一刻,也许遗憾没和那个她告白吧……

    乔盈雪面无表情的想着,眼泪却雨一般,淋湿了碑前的花。

    城市的夜色深邃而冰冷。

    乔盈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在家门口,她却看见了湛霁华。

    沉默了片刻,她打开门:“请进。”

    进了门,湛霁华打量着这个老旧而温馨的房子。

    冰箱贴,桌上的花,墙上的奖状……是家的味道。

    乔盈雪倒了水放在他面前:“傅先生是有什么事找我吗?”

    她明明没问什么,湛霁华却用一种她看不懂的眼神看着她。

    乔盈雪因为悲伤而迟缓的神经缓缓苏醒,便听见他说:“我来是为了请你——嫁给我!”

    第六章 他爱她吗

    一瞬间,乔盈雪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    却听湛霁华继续说:“我爷爷希望我娶你……”

    乔盈雪皱着眉就要拒绝,湛霁华又说:“我也想娶你,上次在医院,你说你没有了家,我想我可以给你一个家。”

    乔盈雪的话卡在喉咙里。

    空白而又绝望世界,好像亮起了一道光,照了进来。

    “我……要想一下。”她听见自己说。

    四弋㦊年后,医院。

    乔盈雪等在候诊室。

    “傅太太,检查结果出来了。”

    她接过护士递给她的报告单,结果那一栏赫然写着妊娠期两个月。

    她怀孕了!在她嫁给湛霁华三年后。

    乔盈雪抚着腹部,脸上露出欣喜而纯粹的笑。

    傅家别墅。

    天黑了,墙上的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。

    “咔哒——”门终于开了,湛霁华走进来。

    乔盈雪有些紧张的迎上去,湛霁华有些惊讶问:“怎么还没睡?”

    乔盈雪忍不住还是笑了:“陌庭,我怀孕了……”

    湛霁华脚步顿了一下,目光落在检查结果那一栏。

    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低沉开口:“爷爷最近状态不好,这个消息先不要告诉他。”

    乔盈雪被这个消息一惊,顿时担忧不已,也就没想到为什么喜事不能告诉傅老先生。

    “我还有点事,你先去睡。”湛霁华又说。

    “嗯……你早点休息。”乔盈雪还想说些什么,可又说不出口。

    明明两人结婚三年了,可为什么她却觉得湛霁华似乎离她越来越远。

    有时候,她会怀疑,湛霁华真的爱她吗?

    可如果不爱她,又为什么要娶她……

    也许……只是她太敏感了。

    依恋的看了湛霁华一眼,她转身回了房。

    身后,湛霁华看着她的背影,眼中的复杂似深渊般。

    他想起今天病房里发生的事。

    傅老先生抓着他的手,枯瘦如柴的手力气大得吓人:“陌庭,我知道你一直奇怪,为什么我一定要你娶心宁。”

    湛霁华皱着眉,没有说话。

    他的声音里满是悔恨:“我当年创业的钱,其实是心宁的爷爷留下的遗产,是我猪油蒙了心,没有将这笔钱带给心宁的奶奶,害他们一家受尽苦楚。”

    “所以陌庭,你一定要好好对心宁那孩子,是我们傅家对不起他们呐!”

    听罢,湛霁华陷入一片沉默,良久答了一句:“好。”

   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,他的心罕见的无比烦乱。

    其实,一开始向乔盈雪求婚,他就打算好了三年便会离婚。

    他不想欺骗乔盈雪,可他一定要得到爷爷的股份。

    只有这样,才能完全站在傅氏集团的王冠顶端,把那个男人和蒋依枝彻底踩在脚下。

    乔盈雪留在他身边,只会成为他的软肋。

    可现在……他却犹豫了……

    在书房忙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。

    “叮叮叮——”刺耳的手机**响了起来。

    湛霁华揉了揉眉心,接通了电话。

    助理急切的声音传来:“傅总,老爷子快不行了,你赶紧来医院!”

    几乎是容不得丝毫停顿,湛霁华叫起乔盈雪,两人一路沉默着往医院赶。

    病房里,傅老先生已经是弥留之际。

    乔盈雪忧心不已,推开门匆匆走进。

    病床前除了总是时不时找事的后母蒋依枝,还有一个她以前从没见过的男人。

    那男人抬头看她一眼,那和湛霁华极度相似的眉眼,让她反应过来,这就是她从未见过的湛霁华父亲。

    他的眼神冰冷至极,阴霾的看着——她身后的湛霁华!

    这时,傅老先生醒了。

    他让所有人都出去,最后只留下了乔盈雪和湛霁华。

    看着这个一向对她疼爱备至的老先生就要撒手人寰,乔盈雪心里十分难过。

    “心宁,你和陌庭一定要好好过日子,知道吗?”傅老先生一脸慈爱地看向她。

    乔盈雪不由有些哽咽,红着眼眶连连点头:“爷爷,你放心,我会好好照顾陌庭的!”

    傅老先生一脸欣慰,这才带着笑意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    人死就如一盏青灯,灭了,只剩一片冰凉。

    傅老先生离世的第三天,乔盈雪一身黑衣,下楼正要去墓地,就看见几个佣人往里般着行李。

    她眉头一皱:“这是谁的东西?”

    话音刚落,乔娅的身影便从外面踏进来:“今天开始,我要搬进来跟陌庭一起住!”

    他又推开衣帽间的门,才发现乔盈雪真的把她的衣服全都搬走了,而那些贵重的首饰却什么也没有带走。

    看着空了一半的衣柜,他的心在这一刹那猛地一颤。

    难以控制的转过身,他走出这个房间冷冷通知管家:“把用过的东西全部都给我丢出去。”

    她不是要走吗,那就消失得彻彻底底,眼不见为净!

    翌日,天色阴沉。

    乔盈雪坐在咖啡厅里,对面坐着一个带着大帽子的中年男人。

    “吴侦探,你查到那辆跑车的主人了吗?”

    当初弟弟走后,警局没有查到肇事车辆,但她没有放弃,委托了侦探继续调查。

    四年了,终于有消息了。

    吴侦探将笔记本打开,放出一段视频:“这是从事发路边停的另一辆车上的行车记录仪上拷下来的,拍到了那辆肇事红色超跑的车牌号。”

    乔盈雪点开视频的手都在颤抖。

    “车牌号查过了吗?谁的车?”

    吴侦探从资料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她:“车主叫乔娅,出事以后她就被湛霁华送出了国,但我查到她最近已经回了国。”

    乔娅二字如一道惊雷劈在乔盈雪的天灵盖上,让她直接愣在原地。

    乔盈雪攥紧了手里的材料,死死咬着牙,眼眶骤然发红。

    一瞬间,所有的事好像都有了注解。

    弟弟带着血的脸,湛霁华说着“嫁给我”的脸,乔娅得意的脸……在她眼前一一浮现。

    最后,只剩下一句话。

    你真可笑,乔盈雪,你嫁给了杀害你弟弟的帮凶。

    傅家别墅。

    乔盈雪看着这住了四年,前几天才离开的“家”,毅然走了进去。

    一进客厅,她就看见乔娅正和湛霁华坐在沙发上说话。

    看见她,乔娅脸色变了变,却是迎上前,装作一脸抱歉的说:“温姐姐,你回来了?我搬进来才知道你竟然因为没了孩子要和陌庭离婚,真是太对不起了……”

    原来自己前脚搬出去,后面她就搬了进来。

    乔盈雪的心又被狠狠扎上了一刀,痛得她越发清醒。

    “啪——!”

    乔盈雪突然扬起手,竟二话不说,反手便给了乔娅一巴掌!

    乔娅不可置信的捂着脸,想要还手,接着就被一句话直接冻着原地。

    “逃了4年,你想好怎么还我弟弟的命了吗?”

    乔娅脸色一白,躲到了湛霁华身后:“陌庭,你知道这件事我不是故意的,你快帮帮我!”

    乔盈雪面无表情的冷冷盯着湛霁华,这个骗她,伤她至深的男人。

    有时候,事实比真相本身更加伤人。

    她很想问问他,她这三年,到底是被他用来争夺股份的工具?还是供他娱乐的小丑?

    湛霁华沉默了片刻,只问了一句话:“你想要多少钱?”

    所有的问题似乎都没了问的必要。

    乔盈雪被他这一句话逼得再也冷静不了,她难以置信的开口,声音哑得不像话:“湛霁华,这是一条人命啊……我弟弟死的时候才18岁……你怎么说得出口?”

    湛霁华眉头紧蹙,语气一下冰冷:“那只是个意外而已,你还要纠缠多久?”

    这句话一说出口,连他自己都顿了一下。

    乔盈雪定定的看着湛霁华,看着被他护在身后的乔娅。

    一颗心终于被彻底揉碎。

    她退后了一步,声音像从地底升起似的:“是我太天真了,竟对你还抱有一丝期望。”

    竟期望你能道歉,期望你对我还有一丝悔意……

    乔盈雪从口袋摸出手机:“我会报警,她也该受惩罚了。”

    说完,她就拨通了报警电话。

    小说《乔盈雪湛霁华》 乔盈雪湛霁华第3章 试读结束。

    关键字:

    乔盈雪湛霁华小说
    酷安文学猜你喜欢